香烟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香烟资讯 >> 社会万象 >> 正文
    烟香散去,记忆留香
    点击:   发布日期:2015-06-01  
    人在烟厂工作,看看周围的人和事,或多或少都有一股子“烟味”。也许记忆可以模糊,世事可以斗转星移,但曾经的烟事烟情和烟忆,却如盏盏香茗,满室飘香,引发出许多回味的空间。人说,走吧,看面前朝阳余晖;我说,走吧,品烟去留香的悠悠回响。
      躺在大学校园里那张洒满夕阳的上铺,和兄弟们聊着时光的短暂,不知从何时,离别的“愁”字爬上我们每个人的脸庞,只有满室袅袅烟香,描叙着曾经的每一个日子。我们叹息过,我们痛苦过,但每一天新的太阳下,我们依然相信青春的跳跃和律动。日子是一首无言的歌,香烟是那跳动的音符,或明或暗的灯下,一张张脱去了稚气的脸,走向成熟。而成熟的滋味,有许多藏在烟中,随着点燃香烟次数的增多,我们品尝着生活,体味着人间,经历着成长。那时的话语犹在耳畔,不见人声,不见人影,只有烟雾弥漫在眼前,在记忆的灯下徘徊,等着叩门的人声,应答,是空中永恒的期盼。 
      各奔东西的匆匆脚步止不住哭泣的泪水,站台上凌乱的物品,分不清主人的方位,一声声问候,一支支香烟,倏然点燃又掐灭,掐灭又点燃,好像要温暖离别的凄凉。相互传递烟火的手指,握不住香烟,最后只能任风吹散。人走了,烟香却永远留存心间。 
      进入烟厂,同舍的几个哥们相互寒喧问候,说着说着,又不约而同地在胸前或裤兜里摸索。相视一笑,都从对方手里接过见面礼,礼让着点燃,我们仿佛又从对方深邃的眼睛里挖掘出同感——相逢何必曾相识。第一天晚上,大家相互畅谈,满室里充满着挥之不去的往事。那是多么熟悉的语言,那是多么相近的气味。我们仿佛熟人,又好似生人,一支小小的烟卷,牵引起一根根红线,我们相知又相恋,相思又相见。 
      空间虽然狭小,摩擦也在所难免,相同的追求聚集了我们,大家唱着笑着一天又一天。满室的香味由原先的烤烟型到雪茄型,又转到混合型。
      爱情的季节快要到了。多情的鸟儿终于要飞出巢穴,在走出去之前,我们都要先召开“品烟会”——说出爱情历程,再召开“卷包会”——说出爱情经典片段,最后是“推介会”——说出爱情鸟的爱好及今后对“留香人”的态度。结束之时,大家高歌一曲“人去烟留香”,鼓励新人今后幸福,咛嘱旧友别忘了同室友谊。唱着唱着,眼泪已不再是女儿多情的专利,几个小男子汉们眼泪刷刷地流,却还口不离烟,手不松手。有好几次,几个房间的同事还以为我们宿舍里出了什么事,冲出门来准备帮忙,最后也参加了我们的“神仙会”。乐啊,跳啊,忘了窗外的世界,忘了明天的打算。
      人走了,烟味却愈来愈浓。尝到家庭温暖的室友们,偶尔回来一趟,也是行色匆匆,但是共同的语言基点依然未变。没有寻找到可心的人儿,在烟香中痴迷,妄图打开通向外界的路径。坚固的阵线一经瓦解,便顷刻崩溃。当最后一个人将洞房安在这间屋内时,宣告了一群青年昨天的结束,宣告了一个全新明天的开始。 
      直到现在,每到聚会之时,原来同室的几个兄弟就会旧话重提,要是再有那样一段时光该多好啊。可是怀念终归是怀念,人去室留香,烟去室留香,却成了永远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