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香烟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揭开“牡丹333”的神秘面纱
    点击:   发布日期:2013-03-18  
       烟草在线据《深圳商报》报道  普通牡丹香烟也就70多元一条,而编号为333的软包“牡丹333”,则身价陡增达到300多元,在一些地方甚至被炒到3000元。其实“牡丹333”跟普通牡丹香烟没有区别,业内人士称炒作不可持续。
     
      老牌牡丹,是名烟,却不是贵烟。但在2012年,这种过去三五块一包的香烟,在市场上却被炒到数十元甚至上百元一包。尤其是编号为333的软包牡丹烟,一度在江浙一带被炒到3000元一条,还供不应求。
     
      是什么原因让牡丹的价格“一飞冲天”?关于“牡丹333”的故事,到网上随便一搜索,说法有很多,最典型是拿生产厂家说事,比如 “牡丹333号称小中华”、“与中华烟是同一条生产线”、“采用中华烟的余料生产”……
     
      果真如此吗?日前,记者在深圳市面找寻这种神奇的牡丹烟,发现天价“牡丹”其实并不神秘,催生这个神话的背后,既有明显的人为炒作,更有特权崇拜心理的推动。
     
      一度炒到一条香烟3000元
     
      前不久,内地某县的一位官员带队来深招商,聚餐时拿出一包牡丹烟给大家抽。印象中,这种软包牡丹在10年前也就两三块钱一包。这位官员有点神秘地说:“你不要以为这种烟便宜,现在就是有钱你也不一定买得到。”
     
      “这是牡丹333,很多人都说它是‘小中华’,口感甚至比一些1字头、2字头的中华还好。”这位官员解释说,“不仅它的价格不比一般的中华烟便宜,由于333编号的牡丹烟市面上极少见,很不好买。”
     
      深圳商报记者随后到网上一搜索,有关“牡丹333”的传奇故事确实不少。“编号333的牡丹香烟比抽3字头的软中华还有面子,因为这种烟现在很难买到”;“据说是用软中华香烟的余料生产的,有‘小中华’之称”;“现在的人抽软中华也就说明你有钱,但如果能弄到‘牡丹333’,那说明他人脉广,有本事”……
     
      据杭州、上海等地的一些媒体报道,“牡丹333”在2012年春节之前曾被炒到3000元一条。而且网上还充斥着大量求购和出售“牡丹333”的帖子,价格基本都在300元/条左右。
     
      编码不同价格相差三倍
     
      深圳的烟草零售市场能买到“牡丹333”吗?本报记者近日特地走访了梅林、景田的多家特专烟行和个体烟摊。
     
      11月初,在梅林一村梅亭路上一家名为“金万利酒业”烟酒店,小伙计告诉记者没现货,第二天打电话表示“牡丹333”已找到,但要230元/条。“这烟3个月前也就卖150元/条,3个月涨了80元/条。”
     
      “我们这里没有现货,但我可以帮你找找。”日前在景田综合市场的一家“盛景源”酒烟小卖部里,一位孔先生这样表示。他透露,“牡丹333”现在被炒得非常厉害。
     
      记者随后在景田综合市场旁的一家特专烟行里,不期然地找到了“牡丹333”。当天,店里的小伙子说:“75元一条。”随即他拿出一条刚到的牡丹烟。但用一个紫外线检测仪仔细地查看了烟盒上的喷码之后,小伙子立马提了价:“这条不是这个价,这是333,得卖220元一条。”
     
      他表示,一个月也就给他们店供两三条牡丹烟,“牡丹333”因为货源极少,所以市场上被炒得价格很高。
     
      十年前也就二块五一包
     
      在采访中,本报记者也接触到一位“牡丹333”的粉丝,抽了7年这种烟的烟民薛先生直言:“说实话,‘牡丹333’不能算是一种高档烟,如果它在七八块钱一包,还算是性价比较好的烟,但如果卖到二十几块钱一包,真不值这个价。”
     
      薛先生大约在2002年抽上“牡丹333”。薛先生说:“那时候这烟也就2.5元一包,在深圳很方便就能够买到。”但是到了前两年,薛先生发现,“牡丹333”越来越难买,价格也在不断上涨。“牡丹333”比其他编号的牡丹好抽吗?薛先生告诉记者,他还真的对比过,“口感真的不同”。
     
      利用迷信心理炒作概念
     
      记者调查发现,最流行的一个说法是,“牡丹333”是用中华烟的流水线生产的,采用的也是原中华牌烟叶。于是,一些内部职工便购买以3打头的牡丹牌香烟,慢慢地传开来,便有了333编号的牡丹烟最好抽的说法。
     
      但记者查询发现,所谓“中华烟余料生产”的说法不过是一个“故事”。据上海媒体2012年6月份引用知情人的话报道称,“40多元钱一包的中华,用的烟叶不可能跟3.5元一包的牡丹一样。”
     
      该知情人还透露,编号333的这个批次的牡丹烟,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花头,只是一个生产流水编号而已。“工人们分为一、二、三班,依次对应的编码为1、2、3,‘333’编码中的第一个3,代表的就是‘3班’,后面的两个‘3’是生产该香烟的机器设备编号。”
     
      知情人透露,因为有利可图,这些“牡丹333”香烟,在生产与销售中间环节,就被一些人私自拿下来,通过地下渠道到市场上高价销售。“这个‘牡丹333’脱离正常配送渠道后,价钱从34元一条,一下子蹿到150元甚至更高,都是人为炒上去的。”
     
      炒作行为“不可持续”
     
      就天价牡丹烟,深圳商报记者致电深圳市烟草专卖局计划调配处的一位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炒作“牡丹333”的行为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它就是一种低档烟,当人为赋予它的神秘面纱被撕开之后,将回归本来的面目。”
     
      据“金万利酒业”的老板徐先生透露,烟草公司配送时都是随机的,并不会区分牡丹烟的编号是否为333。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牡丹333”的受宠原因,买方卖方都有意无意地宣称:“有钱也未必能买到”、“如果能弄到‘牡丹333’,那说明他人脉广,有本事”。
     
      老烟民薛先生给出的解释是:“因为市面上流通少,难以买到,所以很多人趋之若鹜。因为牡丹这种烟近几年来销量见少,甚至生产商都有可能将其退市的打算。炒家正是利用了物以稀为贵的心理进行炒作,而背后更多的是某种特权崇拜心理在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