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香烟资讯 >> 社会万象 >> 正文
    高官落马罪归“天价烟”!
    点击:   发布日期:2014-08-10  

     天价烟”,顾名思义就是价格十分昂贵的香烟。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在消费上已经有能力去尝试购买一些价格、品牌比较高端的香烟。可是,如果有人告诉你,一条香烟可以卖1000多元甚至是2000多元,大部分人应该还是会很惊奇。这样的价格水平,似乎已经超出了人们对一盒烟的估量。于是,“天价烟”的称呼就这样自然而然的产生。某种程度上,它正反映出了这种烟的消费目标,并非普通大众能消受得起。然而,天价烟也似乎并非为“平头百姓”而生。

        “天价烟”价格太离谱,已成腐败代名词?
        如今,对于品种越来越多价格也越来越离谱的“天价烟”,许多人都对其抱着质疑的态度。价格怎么会那么高?一包烟真的值那么高的价钱?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透过其折射出的腐败现象,已成为被人们所诟病的主要原因。
        有许多人认为,“天价烟”之所以如此昂贵,纯粹是被烟商吹捧包装出来的,其实20元与200元一包的香烟并没有多大区别。但有的烟却仍然可以卖到两百多元一包,已经差不多与中国大部分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相近。这样的价格水平怎能不引起人们的议论?
        但让“天价烟”真正“扬名”的还要“归功”于2008年的“周久耕事件”。2008年12月11日,一位网友发表题为《遍撒英雄帖,追查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的帖子,号召网友一起展开“人肉搜索”。不久,一条题为《房产局局长抽烟1500元/条》的帖子,出现在各大网站社区论坛。发贴者“保存一百年”上传一组周久耕开会时的照片,并将其左手边放着的一盒香烟圈点,给它来了个特写,还配上了文字说明:这是什么烟?这是南京卷烟厂出产的顶级“九五之尊”南京牌香烟,一条就要1500元。帖子引起广泛关注和质疑:“一位局长,哪来的钱抽这么高档的烟?” 周久耕也因为此次事件成为2008年末“网络名人”,被广大网友冠以“周至尊”称号。2009年10月10日,江苏南京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周久耕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因为一盒烟而下马的官员,周久耕算是第一个。但很多人也信誓旦旦的认为,周久耕事件绝非偶然,他也不会是是最后一个倒在腐败门槛上的官员。“天价烟”在周久耕事件中的作用,却被人们无限放大。有人甚至认为,都是“天价烟”惹的祸。这样的看法有些失之偏颇,但某种程度上,它确实对腐败现象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众多的香烟零售店里,所谓“天价”的高档香烟一直不缺乏买主。许多高档香烟被店老板们甚至称为“送礼必备”。有营业员说,这类高档香烟的销量不错,尤其是节日期间,像中秋、元旦、春节期间甚至还会出现脱销的状况。“这么贵的烟,除少数自己消费、不用开发票外,很多人均宣称是买来办事送礼的。”
        据国家烟草专卖局公布的数字,全国烟草行业的工商税利由2002年的1450亿元,增加到2007年的3880亿元,年均增长超过20%。2008年,全国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4499亿元,而当年我国财政总收入也不过6.1万亿元。可见烟草行业在整个国民经济序列中的支柱性地位,以及它对公共财政无可替代的贡献。但是,没有人也无人能够统计,烟草行业上缴的这4499亿元“羊毛”,其中又有多少出自“羊身上”(公共财政)?2008年的6.1万亿元财政总收入,其中又有多少再被用于官员们的香烟消费?
     
        虽然我国刑法规定了公职人员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但很难用来对付官员收受的属于礼品范畴的天价烟。而各类三令五申的红头文件性质的禁令,往往是花拳绣腿,对此类行为没有任何威慑力。财政部财政科研所所长贾康在一个有关提高烟草消费税的研讨会上说:“在公款和私款消费的边界上,最模糊的就是烟和酒。而且,用公款购置高档香烟,普遍被视为政府正常行为而未被纳入审计范围。这样,某些高档烟的消费就有了基本的支撑力,这部分的消费不会因为烟草消费税的提高而减少。” 由此我们不难想到,“天价烟”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其背后就是某些官员“吃饭基本靠请,烟酒基本靠送”的潜规则,天价烟的终端很大程度上就是权力,而与权力相对应的,主要是官员。
        所以,在这种尴尬的背景下,“天价烟”有了生存的土壤,但也恰恰因此被人们同腐败捆绑在了一起。也就难怪人们将其作为腐败的代名词了。
        “天价烟”物有所值,跟腐败没有直接关系
        因为周久耕事件,“天价烟”一时成了千夫所指的腐败代名词。不过,这样的新闻联想和事实映照,也并非完全现实。人们过多的强调了“天价烟”在腐败现象中的作用。其实,它至多不过是一段偶然被点燃的腐败“引线”。试想,如果腐败者再低调小心些,即使他抽再贵的香烟,人们也无从得知,再多的腐败行为也无法被知悉。
     
        周久耕落马的确与“天价烟”有一定关系,但两者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和自然因果关系。人们盯上周久耕,并非只因他抽了“天价烟”,而是他关于房地产的不当言论刺激了网友情绪而成为焦点,网友在人肉搜索过程发现了其抽“天价烟”的照片,从而一步步地牵出其腐败事实。更重要的是,周久耕落马获刑,也并非因为他抽了“天价烟”,而是因为他受贿100多万元的事实,也就是说他的落马与“天价烟”并没有什么联系,如果没有受贿的犯罪事实,抽“天价烟”并不会受到惩处。虽然整个事件中,“天价烟”与周久耕始终被捆绑在一起,但这只是舆论浅层的泡沫,只是一个引子,一个便于炒作的由头。
        如果“天价烟”真的能导致腐败,那么其他的“天价”奢侈品同样也可以成为腐败的源头。缘何舆论又只盯着“天价烟”不放?“天价烟”之所以被这样强烈地同腐败联系在一起,除了因为身上负有周久耕这样一段公案外,也与当今社会办事通常靠烟酒打通门路的腐败习气有关。但有一点需要明确的是,在这些行为中,具有能动性的是人,“天价烟”其实只是被动的承受物。可以理解人们对腐败现象的深恶痛绝,但要根治这一社会毒瘤却并还要找到病症的根源。显而易见,天价烟并非那个根源。
        可能对于并不了解烟草行业尤其是卷烟制造的人来说,一包“天价烟”在他们看来真得是匪夷所思。但回到烟草行业来看时下的“天价烟”,你就会发现,这些香烟的确有普通香烟所无法比拟的价值所在。
        云南红云红河集团在2008年推出了云烟·软礼印象。这款新的香烟采用了红云集团现有的最先进的生产加工技术和理念,在多项加工工序上做出了突破,其精细程度超过了现有任何一款香烟。
        云烟•软礼印象的主料选用是非常挑剔的,是在与世界最著名的烟叶产区津巴布韦纬度海拔相同,全世界最适宜种植烟草的区域里,挑选选用“红花大金元”的起源地--云南路美邑10块高品质烟田,这10块烟田光照、坡地、土质最好,是云烟(软礼印象)专属的“印象庄园”,不但具备得天独厚的生态条件,更拥有祖孙相传的世代烟农,在多年种植“红花大金元”的过程中,逐步摸索和形成了仅适合该品种的独特栽培和烘烤技术,掌握了制作高品质烟叶的关键。
        烟叶的挑选都是由具有20年制烟经验的专业技师来人工挑选,她们亲自用手感受烟叶,凭经验挑选出能够合格制造云烟的上品,这是现代化流水作业或是数字化配方生产都无法把握的关键环节。找到合适的烟叶后,再由人工剔除烟梗,以确保叶片的完整度。每片烟叶只能使用同一个部位,占整片烟叶的1/8,每100片烟叶,才能生产出1包云烟(软礼印象)。
        烟叶被切成丝之后,加入的是由贡嘎雪山水、云南楚雄野坝子贡蜜、普洱茶等天然的不加任何化学成分的添加物,然后被送到橡木箱中醇化,普通的卷烟是在现代的流水线上醇化储存40分钟就进入生产制造流程的,而云烟(印象)却要在橡木箱中醇化120分钟,使得添加物充分滋润进烟丝中,并带有橡木箱天然的习气进入生产制造流程的。
        最后,在恒温恒湿的现代化制丝、卷包小型流水线上,机器精密地操控着水分、温度,对操作工的要求也是极严格的,在进入操作车间之前,必须要沐浴更衣,不带任何杂气进入,操作人数也是有严格的规定和限制,保证了对最后一个环节的精细要求。当人们最终看到云烟·软礼印象的烟支时,会发现那雕刻在水松纸上的“印象”暗纹,采用的是中国首创的暗纹防伪技术,设计来自于法国,雕版在意大利,印刷滚筒制造在全世界印刷工艺制造最先进的荷兰。
        通过云烟•软礼印象的制作过程,人们就会发现,“天价烟”的所谓天价并非毫无根据的漫天要价。而是在现代科技与人工技术的完美结合之下,自然而然产生的一种产品极致,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卷烟工业的发展水平,是卷烟制造所达到的新高度。当然,像云烟这样的极致之品在中国烟草业里并非独家,众多的卷烟工业企业,在创新精神的鼓舞下,在卷烟上水平的行业号召下,依托各自的工艺技术,制造出了一款款各具风格的高档香烟。这些融入了高水平制造技艺的卷烟产品,对整个烟草行业的发展,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同时,在世界烟草格局中。中国虽然一直是烟草大国,却并非烟草强国。我们的卷烟产品同一些世界知名卷烟品牌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伴随我国卷烟制造技术尤其是高品质卷烟制造技艺的提升,将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国产卷烟产品的质量,为其日后能够成功打入国际市场做了很好的铺垫。
        纵观以上观点,对于“天价烟”人们的争议还是比较多。有人认为天价烟滋生腐败,应该全面禁止。但同样也有人认为,“天价烟”因其所含高水平工艺对卷烟行业的发展具有推动作用,不应贸然采取一些极端措施。社会发展过程中,腐败现象不时发生。下一个“周久耕”随时还会出现,但是否与“天价烟”牵扯,就未尝得知了。而在烟草行业的发展中,“天价烟”并非最终的着眼点,他们将更多的关注“天价”背后的品质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