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香烟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烟草加税难“讨好”
    点击:   发布日期:2014-08-10  

     事件回放: 

        2009年5月26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文,对卷烟产品消费税政策进行调整。调整后,甲类香烟的消费税从价税率由原来的45%调整至56%,乙类香烟由30%调整至36%,雪茄烟由25%调整至36%。甲乙类香烟划分标准也进行了调整,原来50元的分界线上浮至70元。也就是说一条200支香烟的甲类卷烟调拨价格在70元(不含增值税)以上,含70元,低于此价格的为乙类卷烟。 
        此外,此次政策调整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卷烟批发环节加征了一道从价税,税率为5%。
        一系列的调整,牵一发而动全身,从消费者、零售户、烟草工业、商业企业等利益相关者,到控烟人士,甚至到旁观民众,众说纷纭。
        对各卷烟工商企业而言,都能理解此次卷烟消费税政策调整是国家面对当前较为严峻的经济形势,缓解国家财政税收压力而进行的宏观调控。“此次消费税大幅上调后,我们还能够承受。”对此次烟产品消费税的调整,河南中烟工业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尽管此次消费税调整后对河南中烟的影响较大,但河南中烟还能够在消费税上调后正常运营,能够承受。国家财政遇到困难,作为企业他们能够理解,也会按照国家的要求缴税。
        “在卷烟批发环节加征从价税,我们认可。”河南省烟草专卖局相关人士也表示,国家调整烟产品消费税,会对烟草生产企业及专卖部门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在国家财政需要烟草部门做贡献时,烟草部门会按照国家的要求去做。烟草企业站在“两个至上”的高度正确认识,同时也要积极研究,尽量将卷烟消费税政策变化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以确保“卷烟上水平、税利保增长”的目标顺利实现。
        另外,此次消费税新政策改革,一则是为了适当增加财政收入,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实则是国家为了控烟。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多年来,烟草行业一直是国家税收大户,况且我国在这次世界金融危机中也难独善其身,失业率增加、出口萎缩、经济发展正在复苏中,同时中国又处于《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内,控烟、禁烟势不可挡,面对国际、国内的双重压力,政府很难取舍。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全国15岁以上人口的三成六皆为烟民,总人数达3.5亿,占全球烟民的三分之一。每年,中国有100万人死于与烟草相关的疾病。卫生部曾发布报告说,如果不加控制,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上升至200万。不少观察人士认为,中国烟草总体税负明显偏低是导致烟民队伍过于庞大的重要原因。
        实际在控烟的策略中,可以分成经济手段和非经济手段,真正的经济手段就是提升烟草税率,一般说来,烟价每上升10个百分点,烟草消费量就会相应下降5—7%。国际上烟草的税率,应该是在65%到75%之间,我国在这次调税之前比例是40%,相比而言提升空间非常大。目前,中国卷烟总税率仅为零售价格的四成左右,远低于国际通行的六成五到七成的税率水平。不仅跟发达国家比,而且在发展中国家我国的烟草税其实也是处于税率相对偏低的水平,比如印度比例在70%以上,包括新加坡、泰国都是60%以上。
        当抽烟变得更为昂贵后,中国“贫困”烟民和年轻烟民的数量有可能会显著减少。《2008年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烟草流行报告》,提高烟税对遏制年轻人和贫困人口吸烟特别重要,这些社会经济群体的成员对商品价格更加敏感。 
     
        但是控烟人士对国家此次“提税控烟”的说法并不买账。加税对控烟确实能起到效果,但是这种有效是有前提的,就是增加的税最终要传导到价格上,才能起到抑制消费的作用,但是恰恰这次从所有渠道得到的信息都是国家还没有调整卷烟的批发价和零售价,价格没有变动,消费者还是照样买烟,所以对控烟目前来说短期内是没有效果的。2009烟草税上调意义何在?有专家认为“国家盈利,控烟无力”是最好的概括。
        控烟最关键的一点无力就是价格没有发生变化。价格没变对于老百姓来说就是消费行为不受影响,该买烟的时候照样买烟,那就谈不上控烟了。依据国际经验,每当政府提税,很快的烟草商就会做出反应,调高生产价格,但是为什么我国加税后反而出现价格按兵不动的现象?这跟我国烟草管理的体制有关系,由于我国实行烟草专卖制度,卷烟的生产、销售、管理都是由政府两说了算,价格也是由政府来制定的,不管是短期还是长期政府都希望保持一个价格的稳定。
        虽然控烟人士认为此次烟草税调整,“国家盈利,控烟无力”是最好的概括,但是国家之所以加税不加价,是有一定原因的。其实,这几年的卷烟市场价格已经一路攀高,然而烟民的数量有下降吗?
        实际说来,真正对税收价位比较敏感的人群是两类,一类是收入比较低的人群,一类是青少年群体。由于吸烟行为本身有其特殊依赖性和成瘾性,当卷烟价位增加以后,高收入者不在乎,而低收入人群可能会去寻找更为廉价的劣质烟草来替代,或者会削减日常开支来维持。如此一来,会对他们的身体健康和日常生活带来更大的危害。
        更为重要的是,烟草加税提价造成的压力会落到低收入者头上。世界研究发现,低收入人群的吸烟率远远高于高收入人群的吸烟率。泰国最近发表了一项调查数据:在泰国1000万烟民中,64%属低收入阶层。这意味着,由于高收入人群吸烟的人少,烟草加的税最终会落到低收入人群的肩上。我国吸烟人群结构,收入普通者也占大多数。加税提价到最后肯定要影响他们的支出和选择烟草品质的能力。卷烟价格提高之后,意味着大量吸烟的普通人,在无法改变抽烟习惯的话,就只能降低水准,抽质量差一些的烟了。在不能彻底降低烟草危害前,质量好一点的烟草有害物质少于劣质烟草。穷人多交钱和身体更受害,应该看做加税提价的严重后果。
        因此,国家这次提高烟草税率不改变零售价格是有其合理性的。此次调整中,烟草工业企业对商业企业的二级调拨价普遍提高,商业企业对零售户的批发价除中华(软)个别品牌调整以外,其他品牌都没有变,零售指导价也没有变。可见,此次新政策的执行只是减少了烟草工业企业和烟草商业企业的利润,烟草行业各个环节增加的税负并没有转嫁给零售户,对终端消费者的利益也不会造成损害。
        虽然国家并没有通过提高烟草税提升卷烟价格的经济手段来控烟,却通过其他手段来进行控烟。税收政策实际上一直是作为政府在引导正常消费、解决公共卫生健康中的有效的手段。这次提高烟草税,能够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如果政府把这些增加的财政收入够用于一些改善医疗、健康,以及提供其他方面的公共卫生服务,用来扩大医疗保障,为低收入群体提供医疗补助,或者是用于支持像控烟这样的一些公共卫生的活动,会对社会造诣更大。
        同样,烟草工商企业在完成为国家财政做贡献之后,也在想方设法对如何维护烟民健康做出努力。多年来,烟草企业也在采取各种积极有效的措施努力降低卷烟焦油量、减少烟气中的有害成分,不断开发降焦减害的新产品,最大限度满足消费者的健康需求,取得了十分明显的成果。同时,烟草行业注意加强行业自律,热心公益事业,为推动社会文明与发展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在人们不能完全戒除吸烟习惯的情况下,吸食焦烟含量低、有害成分少的卷烟,无论如何总是要相对好一些;同时,合法存在的烟草行业能够加强行业自律,能够多做一些有益于社会进步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